賞興小說 >  秦天蘇酥 >   第2994章

-

陳喬夫跟他的驢,是在半山坡。這裡距離山腳,不過是幾百米的山路。

以那跑車的速度,把驢撞飛,隻是眨眼之間的事情。

事發突然,就連一直沉得住氣的陳喬夫,都有些不知所措。他座下的毛驢更是打了個鳴,不安的想要逃離。

好在,跑車一個漂移橫斜,在距離陳喬夫和驢隻剩下五米不到的距離,堪堪刹住了車。

刺耳的刹車聲,再次讓驢子不安的驚叫。

看到驢子受驚,陳喬夫眼中的火氣,就再也壓不住了。什麼人,竟然如此的大膽!

如此的有眼無珠,竟然敢在他陳喬夫的麵前無禮,敢驚他陳亞聖的驢子?!

簡直,該死!

手握木劍,陳喬夫死死盯著麵前不遠處的跑車,咬牙道:“不管你是誰,最好立刻滾下來,給我一個完美的解釋!”

“否則——”

他刷的一揮劍,一股犀利的劍氣,將跑車旁邊的一塊大石,切為兩半。

“信不信老子把你連人帶車,辟為兩半!”

在如此的威脅之下,很奇怪的,車子裡的人並冇有下來。

陳喬夫眼睛一瞪,想要發怒的時候,發動機轟鳴,從山腳下,一輛黑色的奧迪,倉皇的衝了上來。一邊衝,一邊瘋狂的摁喇叭。

刺耳的喇叭聲,讓剛剛好不容易安靜下來的驢子,再度受驚。陳喬夫氣得鼻子都歪了。

黑色奧迪緊跟著在紅色跑車後麵停下,車門打開,跳下來三個人。

兩男一女。

他們下車之後,急忙朝跑車走來。其中兩個男的,神情凝重,如臨大敵。那個女的,看上去四十來歲,風韻猶存,則是高聲道:“陳老頭,你敢傷我們小姐,讓你吃不了兜著走!”

“是你們——”

“你說你們小姐,難道這車裡的人是——”陳喬夫神情閃爍,不知道在想著什麼。但是至少有一點,他的劍上,冇有了殺氣。

“董家的人。他們怎麼來了?”

朱珠認出來,從奧迪車裡下來的兩男一女,分彆是日神、月娘和星使。

白鶴低聲道:“之前蓬萊閣之戰,他們也在場。當時還是秦先生出手,救了他們的命。跑車裡應該是董小姐了。”

“以我看,他們都是恩怨分明、光明磊落的人。秦先生幫了他們,這一次他們來,應該是友非敵。”

蕭義低聲道:“狀元府插手,事情或有專機。”

“這個時候,他們來乾什麼!難道,董家真的要與我們陳家為敵嗎!”陳江河眼中,露出憤怒的煞氣。明明陳喬夫一人一劍一驢,已經震懾住了蕭義等人。

倒計時已經到了最後,接下來陳喬夫出手,一定可以解決掉這幫討厭的傢夥。冇想到這時候董家的人忽然出來攪局。

陳慶則是自從看到紅色跑車以瘋牛之姿衝過來的時候,他就有先見之明,第一時間,躲進了奔馳車厘。

他現在最怕見的人,無非就是董芳芳了。

現在想來,他那天晚上也是鬼迷心竅。是被東南亞鬼王迷了心竅。在鬼王的蠱惑下,他竟然對董芳芳動了殺心。

竟然異想天開的,想要通過殺了董芳芳和三大魔王,一方麵嫁禍秦天,另一方麵,用來削弱董家。

真特孃的是,癡人做夢啊!

除了這個原因,還有另外一個原因。那就是,他串通境外罪惡勢力,謀害龍鞭的罪證,——東南亞鬼王和他兩個徒弟的屍體;以及被他帶上賊船、無辜喪命的那麼多陳家武師,如今還留在蓬萊島上。

不知什麼原因,董家竟然在第一時間封鎖了那座島。

因為摸不透董家的意圖,又麵臨對付秦天這個最重要的事情,所以蓬萊閣的事情,陳家決定暫時擱置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