賞興小說 >  秦天蘇酥 >   第2840章

-

船頭之上,俏立一個妙齡的女子。她一身苗裝,俏容冷清。

一雙眼睛,像迷霧一樣迷濛。

“苗王,你來了!”

“那真是太好了!”白鶴激動的說道。

苗王?日神等人,都是不解。

不過,此刻的滕竹,眼睛冇有彆人。她從一出現,一雙眼睛,就釘在秦天的臉上。

看到秦天滿身是血,手提魔刀,失落無措的樣子,她美眸之中,是無限的心疼。

“天哥哥,小妹來晚一步,讓你受苦了。”

“你中了血降,沒關係,小妹這就給你解降。”

“可能不太好受,你忍著點。”

說著,才又低聲喚道:“小金。”

金色的蠱王如奉聖旨,飛起來,再次朝逆鱗刀身撞去。

錚!

蠱蟲跟刀身相撞,竟然發出金屬字音。不愧是蠱王啊,早就是金剛不壞之人了。

隻不過這一次,秦天可不好受了。他覺得,被撞擊的不是刀身,而是自己的心房。

他心頭猛地一顫,就感覺到,好像有什麼東西,要吸自己的血。

要把一個什麼東西,從自己的身體裡,從心臟裡,從血液裡給生生的挖出來。

痛苦之下,他忍不住張口,吐了一大口血。

小金冇有停止,它不停的撞擊著。其實,它是以它獨有的特性,來撞散逆鱗之上的血降。

這血降飲了太多的血,已經融入了秦天的身體裡,想要清除,宛如刮骨療毒。

錚!

錚!

錚!

悅耳的聲音,仍舊在不停的響起。隨著小金的撞擊,秦天也是吐血不止。

一直到了最後,刀身的血色越來越淡,終至恢複了原本黑黝黝冷徹的樣子,秦天噴出最後一大口血,臉色蒼白如紙的他,手一鬆,逆鱗落地。

他的人,也忍不住仰麵栽倒。

“天哥哥!”

這時候,滕竹距離岸邊,已經很近了。她縱身一躍,像一隻靈巧的小鳥,衝過去,趕在秦天摔在地上之前,把他抱在了懷裡。

看著懷中的秦天雙目緊閉,臉色蒼白如紙,滕竹的眼淚,像斷了線的珍珠一樣,撲簌簌的掉下來。

她伸手,輕輕摸索著秦天的臉龐,就像是在摸索著夢中情郎的模樣。

“天哥哥,對不起!我不該生你的氣,我應該早點來找你!”

“都是我不好!是我害你這麼辛苦!”

帶著苗腔的聲音,那麼真摯,那麼深情,讓眾人都為之靜默,為之感動。

大家靜靜的看著這個苗疆少女。

董芳芳忍不住想,這就是傳說中癡情少女的樣子嗎?

每個少女都應該有的樣子,自己卻好像冇有過......是因為自己冇有夢中情郎嗎?

一種莫名的心緒,讓她沉默了。

從小生長在武狀元府,出行前呼後擁,萬眾敬仰,想要的東西,好像也從來冇有得不到過。

在此之前,她不知道什麼是煩惱。也想不到,自己會有什麼煩惱。

但是現在,有些東西,在悄然改變著。

這個飛揚跋扈、豪爽不輸男兒的大小姐,好像也有了自己的愁緒。

“天哥哥,沒關係了。你好好睡一覺,小妹來把害你的人都殺掉,好不好?”

滕竹的聲音變得輕柔,像晚風吹拂情人的麵龐。但是她說出來的話,以及她臉上那癡迷的笑意,卻令旁邊的人,不由得毛骨悚然。

她仍舊緊緊抱著秦天,不過抬起頭朝閣樓之上看去。

當看到鬼王的時候,少女原本多情的眸子,變成了多情的飲血劍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