賞興小說 >  秦天蘇酥 >   第2838章

-

聽到這個名字,魔王的腳步放緩了一些,似乎想到了什麼往事。

蘇文成見這個有效果,激動的接著大喊。

“蘇酥!她是你最愛的女人,是你們老秦家的長孫媳!”

“對了,她還給你生了個可愛的兒子!秦藍!姐夫,想想你兒子,想想秦藍!”

“他那麼可愛,還在龍城的龍園裡,等著你回去啊!”

“姐夫,小秦藍會叫爸爸了!”

秦藍?

冥冥之中,似乎一個精靈在朝自己靠近。秦天歪著頭,看著烏雲厚重的夜空,在想著什麼。

“白姑娘,快!”

“現在秦天已經走出鬼王的覆蓋區了,他冇辦法再作妖,把你的煞印用上!”

靠近湖邊的位置,遠離了閣樓。現在,就是鬼王想作妖,這麼遠的距離,他的那些血蝴蝶啊,黑煞針啊之類的,也夠不到了。

而隻要秦天不倒下,他和陳慶,是絕對不敢下樓的。

白鶴反應過來,急忙又用上了煞印。數枚煞印在麵前爆開,刺鼻的氣味,令秦天陷入了沉思。

他仰著頭看著深邃的夜空,手中提著血刀,就那麼怔怔的,看上去非常的古怪。

眾人全都把心提到了嗓子眼。

秦天能不能醒過來,在此一舉了。

他們是活還是死,也在他的一念之間了。

寂靜之中,人的心跳聲似乎都可以聽到。

秦天似乎想起了什麼,微微一笑,扭過頭,想要說些什麼。便在此時,遠處的閣樓之上,忽然又傳來了古怪的聲音。

就像是,小鬼在哭泣。

日神吃了一驚,凝眸看去,閣樓之上的鬼王,正在吹響一支短笛。

那笛子是黑色的,但是形製怪異,看上去,竟然是一截人的骨頭製作而成。

骨頭外麵,塗了黑色的漆。

“夜半鬼笛,惡魔覺醒,神鬼現形,聽我號令......糟了!是鬼笛!”

白鶴臉色大變。

這是鬼王的另外一件法寶,鬼笛。

這笛聲難聽,像小鬼夜哭。聽在普通人的耳朵裡,還隻是難受而已。但是,聽在被下了降頭的人耳朵裡,那就是梵音律令。

尤其是,像秦天這樣中了血降,又被鮮血浸染了這麼久的人。

他聽了之後,立刻又恢複了瘋魔的狀態。什麼蘇酥秦藍,全都拋到了九霄雲外。

他咬著牙,惡狠狠的大步走來。

日神、月娘和星使,強撐著身體,保護著後麵的人。

後麵,是董家的十幾個武師。他們雖然還是生力軍,今天晚上冇有受到任何外表的傷害。

但是,秦天的狂暴和殘忍殺戮,帶給他們的心靈傷害,是一輩子都難以治癒的。

此刻,看著秦天走來,他們滿眼都是驚恐之色,渾身抖動,幾乎連刀都拿不好了。

而最脆弱的三個人,蘇文成、白鶴和董芳芳,被保護在中間。

雖然周圍有這麼多人保護,但是他們連一點的安全感,都感覺不到。

他們知道,周圍的這些人平時很強悍,可以起到很大的作用。但是今晚此時,在秦天和魔刀之下,他們等同於紙片人。

隨著死神的腳步逼近,死亡的陰影,把他們籠罩,緊緊的撅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