賞興小說 >  秦天蘇酥 >   第2340章

-

可是,從另一個角度來說,那也是王多魚個人的決定,不能強行碰瓷秦天吧?

看了眼王鐧,王冕繼續說道:“況且,秦天與夏明結怨。

“以夏明的為人而言,不會善罷甘休,這一點,秦天必定心知肚明。

“前幾日,我也收到了訊息,夏家對秦家下手了,並且,動靜鬨得並不小。

“如此,秦天不得不考慮,一旦夏家與東海聯姻,他秦家的處境,必定十分的危險。

“如果秦天是聰明人的話,哪怕不考慮其他,單從這一點而言,他也不會坐視夏家的壯大。

言語間,王冕抬起手,為王鐧倒了一杯茶。

自顧自端起茶杯,王鐧眉頭緊皺,似乎是在考慮,王冕這番話的可行性。

送到嘴邊的茶水,突然遠離,王鐧詢問道:“那,你準備怎麼做?”

“以大小姐對秦天的態度而言,大小姐這邊,似乎不用太擔心。

“可是,不得不考慮的是,要怎麼讓秦天,配合這件事,並且,又怎麼保證他,不會假戲真做?”

“大小姐的性子,你我都瞭解,向來我行我素,不計後果,這其中,不可控因素太多。

“有些事,一旦發生,必將是無可挽回的局麵。

這番話,王鐧說的很嚴肅,畢竟,事關重大!

不隻是關乎到王多魚的顏麵,也關乎到東海的未來,以及東海的顏麵。

皺眉沉思了一下,王冕開口道:“實不相瞞,我之前,曾簡單的接觸過秦天。

“秦天此人,年輕氣盛不假,可是,重情重義,有魄力,有擔當。

“為了挽救妻子的性命,不惜漂洋過海,獨闖東海王島,不惜得罪夏家。

“我認為,他不會做什麼出格的事情。

“這......”

愣了下,王鐧突然有些無奈,嘟囔道:“你認為?這隻是你認為?”

“這件事,非同小可,怎麼能這般兒戲?”

不過,王鐧也不得不考慮,王冕對這個秦天的評價,似乎是不低。

連想當初的事情,這秦天,也確實是有著一定的過人之處。

不止實力強大,並且,心思縝密,為妻兒不顧一切,也算是有情有義之輩。

可是,任憑是這樣,在王鐧看來的話,這件事,也太過於草率了。

對於王鐧的反應,王冕並不意外,開口道:“所以我覺得,要事先去見一下秦天。

“嗯?”

這一說,王鐧愣了下,皺眉道:“現在去見秦天,你以為老王是傻子嗎?”

“當然不是我們去。

笑了笑,王冕揮手道:“具體什麼人去,我也有了一些打算,這件事由他去,再合適不過了。

“誰?”

“石心!”

“嗯?”

再一次愣住,王鐧十分意外道:“他那個榆木疙瘩?還最合適的人選?”

“你難道不知道,那小子一心癡迷刀法,對於其他事,一概不關心。

“不然呢?”

然而,王冕隻是笑著反問了一句,開口道:“其他事,石頭確實是一概不關心。

“可是,他對大小姐的心思,你這個乾爹,不會真的不知道吧?”

“......”

這一次,王鐧沉默了。

再一次端起茶杯,認真的考慮了起來。

確實,作為石頭的乾爹,對於這個癡迷刀法的乾兒子,王鐧有著更多的瞭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