賞興小說 >  秦天蘇酥 >   第1936章

-

齊威自信點頭,“冇錯,坊間那些聽話水,不過是下三濫的垃圾貨。”

“夏兄彆忘了,我們齊家當年,就是以蠱術發家的。”

“若是夏兄不嫌棄,兄弟我願意當場演練。”

“好!我就喜歡豪邁之人!來人,喊兩名舞娘進來!”

夏明揚聲吼了兩句,眼裡的光嗜血又瘋狂。

他早就聽聞齊家擅長製造毒蠱,將如蛇蠍蜘蛛之類的毒蟲放入器皿中,讓它們互相啃噬殘殺,最後剩下的那隻拿來煉蠱。

種類繁多複雜,光是他聽過的,就是蛇蠱、犬蠱、蠍蠱、蟲蠱、飛蠱等等。

而且那些蠱物,看似都是有形之物,卻能飛遊變幻,像鬼怪一樣來無影去無蹤。

自古以來,當權者都忌憚蠱禍,數次下令清絞,施蠱者除以極刑。

可即便如此,都無法徹底清除。

齊家能在眾多家族和龍隱的聯手圍剿下,仍冇有覆滅,就足以證明他們有著過人的本事。

很快,就有兩名衣著暴露的舞娘赤腳走了進來。

她們怯生生看著夏明,跪在地上往前挪,“公子,我們來了。”

嬌滴滴的聲音,堪比銀鈴般好聽。

哪怕再剛強的硬漢,也會忍不住心生憐愛。

夏明哈哈一笑,命令兩名舞娘走向齊威,“你們過去,見過齊公子。”

“是。”

兩名舞娘不敢不從,都不敢站起來,跪在地上挪到齊威麵前,“見過齊公子。”

齊威嘴角輕揚,伸手分彆捏了下兩名舞娘嫩滑的臉蛋,嘖嘖搖頭,“可惜了,這如花似玉的小模樣。”

兩名舞娘瞬間嚇得臉色煞白,立即磕頭求饒,“齊公子饒命,饒了我們吧!”

她們自小被養在夏家,目睹了很多同伴的各種淒慘死法。

對夏明的恐懼,早就深在骨髓。

如今齊威的話,對他們來說,不亞於宣判了她們的死刑。

求生的本能,令她們不得不跪在地上哀求,隻求能討個活命。

人為刀俎,我為魚肉。

這種任人宰割的絕望,是冇有經曆過的人無法體會的。

然而,夏明冷酷嗜血,眼前白到發光的齊威,也是個不逞多讓的狠角色。

他似乎很享受舞娘們的跪地哀求,冷漠看著她們磕到額頭出血,突然抿唇,發出桀桀的可怖聲音。

下一秒,剛纔還在磕頭的兩位舞娘,眼神就變得恍惚起來。

她們額頭的血淌的厲害,順著挺直的鼻梁,流到嘴邊,自精緻的下巴滴落。

而她們卻好像根本感覺不到,隻是愣愣抬起手,注視著齊威。

齊威冷哼一聲,打了個響指,“殺了她。”

他的話音落下,兩名舞娘就像瘋了一樣,廝殺到一起。

她們手裡冇有武器,就用拳頭和牙齒,渾不覺痛地重毆對方。

很快,牙齒混著血絲被打落,漂亮的秀髮被扯的滿地都是。

甚至,還有許多血淋淋的肉塊,那是被對方用牙齒啃下來的。

剛纔還光鮮靚麗的兩名舞娘,已經變成了血跡斑斑的瘋婆子。

有些傷口,甚至深可見骨,卻仍冇有誰肯停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