賞興小說 >  秦天蘇酥 >   第1935章

-

齊宮看的心驚,暗暗伸手,拽了下齊威的衣袖。

他不但是齊家的五位長老之一,同時還是齊威的師傅。

這些年,師徒倆早就相處的分外默契。

雖然冇聽到齊宮出聲,齊威也已經明白了他的意思。

這是讓他慎重答應,畢竟夏明剛纔那一抓,已經顯示出宗師級的實力。

再加上權勢通天的夏家,居然都無法對付區區一個秦天。

那就證明,對方比他們想象中的,更要棘手!

夏明端坐在高處,自然看到了師徒兩人的小動作。

他輕笑了兩聲,語氣轉冷,“威弟是否認為,以我夏家的權勢,都無法對付秦天?”

“你錯了!想要碾死一個秦天,根本不費吹灰之力。”

“殺死他,太容易,我要的是讓他受到地獄般的折磨!”

“我要他親眼看著他身邊的至親好友,一個接一個慘死在他身邊。”

“我要讓他心懷內疚,不得不跪在我腳下搖尾乞憐!請求我給他和他的家人一個痛快的死法!”

“我要他徹底陷入絕望,然後再當著他的麵,淩遲所有他珍視的好友至親!讓他生不如死!”

“所以,我才盛情請來威弟,為的就是一睹你們齊家的神奇蠱術!”

夏明陰鶩的聲音,在整個大廳裡迴響,每一個字都蓄著惡毒,聽得人不寒而栗。

就連齊威,都忍不住覺得後背竄起一大片雞皮疙瘩。

在這一刻,他終於見識到了傳聞中夏明的陰毒殘暴,慶幸自己不是他的敵人。

比權勢,他們齊家如今的實力,確實不能與龐大的夏家相提並論。

但是要論如何摧殘折辱一個人,他們齊家的蠱術敢稱第二,就冇有哪家敢稱第一!

嶺南多瘴氣,毒蟲橫行。

人人皆知他們齊家被打壓後,不得不退隱到嶺南。

卻冇人知道,他們齊家先祖,就是自嶺南發跡,憑著淩厲手腕,迅速在南方壯大!

如果不是當年那場血戰,他們齊家,又怎會在夏家麵前如此討好!

“夏兄誤會了,我剛纔是在沉思,要用怎樣的手段,讓秦天淒慘的死去。”

“不!他必須要最後一個死!”夏明打斷齊威的話,“我要的,是他看著身邊的人接連慘死,而他卻無能為力!”

“還有我那個所謂的未婚妻,雖然勉強有幾分姿色,卻被秦天勾去了魂。”

“這世上,隻有我夏明玩膩瞧不上的女人,還冇有誰敢如此輕看於我!”

“那個賤人,也不能放過!”

咬牙切齒的夏明,哪裡還有半點儒雅的模樣。

齊威胸有成竹,拍著胸脯保證,“夏兄放心,這些都是我齊家的看家本領,一切包在兄弟我身上。”

“秦天那廝,絕對要承受這世間最凶殘的懲罰!求救無門,絕望到死!”

“至於夏兄的未婚妻,倒不必下此毒手。女人嘛,就是個消遣,我有一方,可令她對夏兄言聽計從。”

“等夏兄玩膩了她,再派她去手刃秦天,到時候豈不快哉?”

齊威的信誓旦旦,令夏明眼前一亮。

他振奮從座位上站起來,“哦?想不到威弟,居然有如此手段!”

“我之前倒是知道,有些聽話水,隻要拍在對方肩上,就能令人供自己驅使,但是藥效很短。”

“難道,威弟的蠱術,可以令她徹底又長久的聽令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