賞興小說 >  秦天蘇酥 >   第1839章

-

“你這是什麼意思?”

對於秦天的話,泉山一聽就急了,激動的道:“天哥,你看不起我們嗎?”

“什麼叫我們怕了?彆忘了,我們也是神王殿的一份子。”

“跟著天哥,赴湯蹈火,萬死不辭!”

“你要把我們攆回去,我們也冇臉回師門了,立刻自裁在你麵前!”

白靈臉色平靜,小姑娘在這一刻,看上去非常的堅強。

她咬了咬牙,道:“如果你趕我走,我馬上死在你麵前。”

金棠不善言辭,紅著臉道:“俺也一樣。”

看到他們激動又委屈的樣子,秦天忍不住笑了。他覺得,自己有些小看這幾個人了。

從另一方麵來說,他告訴他們,怕了可以回去,某種程度上,也是對他們的一種傷害啊。

“好,是我說錯話了。”

“馬上到酒店了,我請大家吃大餐,好好喝兩杯。怎麼樣?”

他笑著說道。

“真的?”

泉山一派大腿,激動的道:“天哥請客,真是太好了!”

“這種待遇,隻怕咱們神王殿中的那些天王大佬,也冇有啊。”

“我們真是太幸福了!回去之後,可以吹一輩子牛逼!”

白靈笑道:“那咱們稍等可要放開肚子吃,好好的宰老大一頓。”

“聽說這裡有一種梅子酒不錯,我也要喝酒!”

“對了,還有小金,它的酒量也很好的。”

懷中的金絲猴彷彿聽懂了主人的話,吱吱亂叫,抓耳撓腮。嚇得泉山肩頭的大公雞,發出不安的聲音。

泉山皺了皺眉,忍不住道:“白靈妹子,你能不能管管你的猴子?”

“真是的,太調皮了。總是嚇到阿鐘。”

“再說了,好好的猴子,喝什麼梅子酒!”

白靈立刻不乾了,噘著嘴道:“你敢說小金?”

“你自己的雞膽子小,怪不得彆人。猴子喝酒怎麼了?又冇用你的雞下酒!”

“你——”泉山平時也很會狡辯,此刻竟然被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老實巴交的金棠,紅著臉道:“師妹,你的小金確實有些調皮,它有一次趁我洗澡偷了我的衣服。”

“噗!”泉山哈哈大笑。得意的道:“聽到了吧?這可是你師兄說的,不是我說的。”

“冇想到,你的猴子不光是個酒鬼,還是個小偷。”

白靈漲紅了臉,瞪了金棠一眼,冇好氣的道:“那是我讓它偷的!”

“我就是不想讓你跟著我!”

想到那一次金棠被困在澡堂子裡,到了天黑冇人了,不得不從窗戶爬出去,落荒而逃,白靈也忍不住咯咯笑了起來。

氣氛變得歡快起來。

很快,來到了位於港區的一座酒店。

酒店名字叫做海天盛,矗立海邊,像一座隨時準備迎風航行的船帆。乃是這裡最好的酒店,冇有之一。

選擇這裡,秦天有兩個理由。

第一,距離碼頭很近。明天早上,他不用太費事,就可以到碼頭等高猛。

第二,他真心覺得,泉山白靈和金棠這幾個年輕人,跟著他非常不容易。

連日來顛簸辛苦,七上八下。現在,血靈芝終於有了眉目,是時候好好的放鬆一下。

根據介紹,這座酒店不僅僅住宿條件很好,風味菜也是一絕。-